帮助客户成功!

HELP CUSTOMERS TO SUCCESS !

独自坚守制图三十余载,却没一张地图令他满意

发表时间:2019-02-18 00:00

导读:一个人,坚守三十余载,只做了一件事——制作地图。时代变迁,老先生也学会了新技术,但不变的是,他始终独自完成制图的全过程。

  在人们的印象里,制作地图似乎是一项浩大的工程。谷歌曾透露,有1000余名全职员工以及6000余名承包商效力于谷歌地图部门。

  这样庞大的数据往往让人有种错觉:制图的活可不是个单枪匹马就能应付过来的差事,纸质地图已经成为过去式。实则不然,没有手机信号的情况下,特定的纸质地图还大有用武之地。

\

  美国加州一位年迈的老人用三十余载的制图经历,证明一个人足以胜任制图的重任。他叫汤姆·哈里森(Tom Harrison),一名制图师,自上世纪70年代起,就开始制作并销售自制的地图。如今,他拥有了地图定制网站(www.tomharrisonmaps.com),提供定制化地图服务,产品不仅有印刷版地图,还有适用于智能手机的电子版地图。


  三十多年来,哈里森未曾雇佣过一名助手来协助他,直至后来他妻子加入,辅助其完成公司的财务等事务,而制图过程中林林总总的事情,哈里森独当一面。尽管他们势单力薄,却干出了一番名堂,成功打造了当地户外零售业之地图品牌。他的地图在加州一带的驴友群中颇受欢迎,驴友们在徒步旅行、山地自行车旅行等户外活动中都会用到他的地图。在别人看来,他是一名精益求精的地图匠人。在哈里森自己看来,他不过是用了大半辈子,做了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以下是记者采访哈里森的实录。

  记者:您当初如何进入制图业的?

  哈里森:我干这一行已有三十多年了。早年间,我大学专业学的正是地理学,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加州州立公园的管理员。当时,人们会有这样的疑问,从哪里能拿到一份公园的实用的地图?自然,公园无意花心思去制作一份好地图,只是提供信息指示图而已。就这样,我就从中看到了商机。

  我担任了七年的公园管理员,说实话,我喜欢这份工作,但并不喜欢和公园服务处打交道。于是我辞职了,去大学里攻读了地理学的硕士学位,并开始了制图生涯。一开始,我为公园制作地图,后来,一发不可收拾,地图覆盖面越来越广了。

  记者:制图的过程是怎样的?

  哈里森:首先,你要去实地调查一下,了解到究竟有多少人会去那里,逐渐地,你会知道哪里才是热门地区,人们喜欢去的地方。于是,我就驱车前往这些地方,去找寻营地的路口,查看车辆的车牌,弄清人们是从哪里来的,并查明人们是否有购买地图的需求。

  实际上,制图与翻新房屋、准备宴会大餐这样的事情大同小异:有大量的准备工作,并进行前期调研。只是,你需要自问:这样的工作量,一个人是否能承受?所有的信息是不是能够免费获取,或是需要付费?

  数据来源往往需要做大量的调研,因为地图承载了非常丰富的信息,包括大路、小路、湖泊、坡地、营地,以及那些弯弯曲曲的等高线。那么,问题来了:如何找到这些信息?如何将这些信息放在一起?什么才是数据采集的最佳方式?

  记者:一旦你下定决心要制作某一地区的地图了,需要多久才能完工?

  哈里森:一般来说,需要两年时间。但近年来,制图工作变得轻松了许多,时间也得以缩短了。以往,我要徒步走完每一条路线,身上携带的是一个测量轮和一个GPS装置。要知道,美国有许多地方的地图许久都未更新了,甚至有些地图上都没有标记公园里的小路,甚至没有公园的边界,这些情况就使制图过程颇为耗时。

  多年以来,我已经研究出了一整套收集数据并查验数据的方法,如今已无需像从前那样跑外业了,做做调研,掌握了数据,就能编绘了。

  记者: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您的制图过程是否发生了变化?

  哈里森:自然,大概每半年会变化一次。如今,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一个更快捷、更简易的做事方法。

  近年来,我制图过程中的一大重要变化正是调用了一些来自于公园和森林管理机构的数据,这些机构使用的程序是GIS系统,GIS系统集合了某一地区的所有数据,非常详尽。

  但要解读这些GIS数据,还需要一些专业软件,由此,我也学习了如何使用专业化GIS软件——自然,如今的地理专业大学生都掌握了这样的技能。实际上,我用的最多的软件还是Adobe Illustrator,由于它具有读取GIS数据的插件,让我的制图工作变得得心应手,这也是多年来的一大积极转变。

  记者:您的公司介绍上写了这样一段话:该公司由汤姆·哈里森与芭芭拉·哈里森二人完成科研、地图制作、业务管理等工作,自1976年起就开始,我和妻子二人就开始搭档,我们没有其他员工,也没有意愿招收任何员工,抱歉。

  对于这样的公司介绍,您有何解读?

  哈里森:实际上,我不想招收员工而已。30年前,我开始从事这一行当的时候,并没有任何进账,所幸我的妻子还有一份工作来维持家用。后来经过七八年的打拼,这个业务才转入正轨,慢慢盈利。这时候,在我的劝说下,我的妻子也开始投身于这项事业,做一些财务、文件整理、筹备的事情。就这样,我们一直并肩作战了这么多年。

  实际上,没有员工也有一大好处——我们可以在家办公,无需办公室。我只需要一台Macbook Pro的苹果笔记本就行了。其实,我也从来没有幻想过要把公司做大,做成一桩大买卖。我只想制作地图,养家糊口就够了。目前的状态就很好,我们心满意足。

  记者:制作一张好地图,需要哪些步骤?

  哈里森:制作一张易于理解的好地图,秘诀在于地图之外的内容。许多的地图看上去无比混乱,让人感觉索然无味,无非是涵盖了太多的内容。当你读一张地图的时候,眼睛不停地前后浏览,大脑无法辨识所有看到的内容,因此,内容再多也毫无裨益。

  作为曾经的一名公园管理员,我知道人们在户外的时候,会遭遇不少的困难。诸如,人们想知道,这条小路的起点在哪里,我可以去哪里露营,这点到那点有多远?这里究竟是上坡还是下坡?

  因此,我会将这些重要信息放到地图的显要位置,构成了地图的主体,而等高线、植被、溪流等内容则会放到次要的位置。

  我的客户会在徒步、骑车、骑马的时候用到我的地图。在加州,许多救援队使用的都是我的地图,因为他们能够从地图中找到迅速抵达目的地的路线,加之这些地图非常容易理解,因此,广受欢迎。

  记者:您最满意的是哪张地图?

  哈里森:直到每张地图完工前的一两周,我都喜欢得很。但一旦完成,我就不喜欢了,只想赶紧付诸印刷,甚至都不想再看上一眼了。因此,我没有一张满意的地图,喜欢的只能是下一张地图了。对我而言,只有一些制作起来更简单快捷的地图。

  有时候,我看到二三十年前自制的地图,忍不住会想,“这太可怕了,为什么还会有人买?”而如今制作的地图,我会认为看上去美观多了。时至今日,我仍将地图进行批量印刷,有时候还会因为这颜色深了,那颜色浅了而纠结不已。

  对于地图成品,你永远会感到不满意,有些错误只有印刷出来才会发现,而此时,这个错误已被放大到了6000份。

  其实,我喜欢制图的过程,饶有兴致。每次制图都是挑战,我不会去做那些我自己都看不上的地图。我只想做一些有趣的地图,也能让公众受益,地图被传递到需要的人手中,我制图的价值也得到了回报,这过程让我乐在其中。


分享到: